以文字紀錄生活。因為最初,所以最美。

初馬

那一天,嵐傳我名古屋馬拉松報名的網頁,說:你不是說這是你的夢想嗎?去吧!其實當時我心裡在疑惑,我是真的想跑全程馬拉松嗎?我非常不確定,可是因為這種比賽名額很快會滿,沒機會猶豫,於是,我就這樣迷迷糊糊就上馬了。

 

然後,從2015年的8月31日開始,我開始了每星期4-5天的計劃訓練。

然後,不知由甚麼時候開始,我悄悄把目標訂為四小時內完成。

日復日,努力跟訓練表去跑。

也許是本身性格使然,我對速度很執著,不知不覺就形成了壓力,在這幾個月裡,在運動場的10公里練習跑到48分左右,半馬的比賽進步到1小時50分,於是對初馬的成績,期望漸高。隨著比賽日子愈來愈接近,壓力也漸漸大得有點難以承受。跑友開解我說:「最好的完走不是sub4,而是你能笑著去完成。」我把這句話牢記在心,是的,要是一心只求成績而沒有好好享受過程,甚至令自己討厭跑步,不是本末倒置嗎?話雖如此,我這種自找的壓力一直沒減半分。

比賽前兩天,我隻身飛到名古屋,託長跑長友的福,我認識了另外幾個同樣參加了名馬的女生,大家相約去拿選手包,吃飯,時間倒也過得快。到達Expo,看到翌日將要通過的終點拱門,我一度緊張得雙眼通紅想哭。跟大伙兒逛逛,買了兩件特別版的跑衣後,腰跟腿都已經酸痛不已,於是就回酒店休息了。

比賽的前一晚,我像個精神分裂的病人,這一刻想著大家的勸勉要放鬆,下一秒就緊張兮兮。我想我的緊張來自未知,對42.195公里的未知。理論上,長課到36公里已足夠,剩下的靠意志,可惜我的意志特別弱,從小就是一遇困難就立刻放棄的人,只好期望比賽的氣氛能幫我一把

比賽當天,我在比賽一個半小時前到達,天氣非常好,攝氏五度,有點冷,但陽光普照有幾片白雲,對於跑步比賽來說,這種天氣和氣溫簡直是完美!排隊進入比賽區,放下行李後,就排隊上廁所了,比賽前十分鐘還在長長的廁所隊中,可是心情出奇地平靜。

來到起跑區,身邊盡是意氣風發的女生,有cosplay裝扮的,也有認真穿跑衣應戰的,只有女生的比賽感覺很特別,情緒也特別高漲,我們一邊為自己歡呼打氣一邊慢跑到起點。

起初的兩公里,我都被跑手堵住了,儘管我好像玩孖寶賽車般左閃右避超前,速度還是只得6:24,比原訂的5:30差很遠,第3公里開始,我開始穩定在5:30左右,正當我開始覺得信心滿滿,從8公里開始左腳的脛前筋感到不適,吃了一顆在Expo拿的鹽糖,還是在16公里開始抽痛,左脛前筋,右腳掌,左右腿的四頭肌,逐一起熱鬧地一起抽,於是我餘下的路程基本上就在尋找急救站中渡過,共六次,去噴那些實際上無用的冷凍劑,另外途中也有很多熱心市民替我噴止痛冷凍劑。

來到20公里,時間是1小時52分,我在想,要是可以保持速度,是可以sub4的,後來隨著腳愈來愈痛,我漸漸的慢下來,速度慢慢掉到6:00,當時我不想追成績了,反正已經快不了,我開始邊跑邊享受比賽的氣氛,路邊打氣的市民和樂隊,市民自發派的食物(有橘子,和果子,餅乾等等)。到了30公里,時間是2小時52分,那一刻,我真的很不甘心,因為機會還是有的,可是我必須得保持6:00前進,而腳仍然不停抽筋,我幾乎每一公里都得停下來拉筋才能繼續跑,於是我每放下了sub4的期望,如此一來,心情反而輕鬆了,邊痛邊笑著,在40公里左右,很感激有個救護員替我拉了筋,然後就懷著興奮的心情去跑最後一段路,也漸漸忘了痛楚。在進入巨蛋前的一段路,旁邊有很多市民伸手跟跑手擊掌加油,我邊逐一拍邊大叫Dōmo arigatō(謝謝),一直奔向通過巨蛋的隧道,衝過終點時,我還只是熱淚盈眶,但當我轉身對終點線深深鞠躬時*,就忍不住淚崩了。

沒有好成績,但還是很滿足,失望和遺憾是有的,畢竟我付出過時間和汗水練習,可是全程除了停下拉筋,我一直保持著慢跑的姿態,沒有放鬆,我為此為自己感到驕傲。

就這樣,初馬,完走。

 

非常喜歡這張照片,記下了衝線時的我從微笑變成感動落淚,很感謝攝影師為我記下這一刻。

 

*之前曾聽說日本馬拉松選手對終點鞠躬,是以感恩的心感謝所有工作人員,沿途打氣的市民和老天爺,我之前沒打算(覺得自己不是日本人,不好意思),可是衝過終點後,自而然地就轉身這樣做了,真的真的很感激沿途的市民和工作人員,大聲吶喊的,替我噴凍劑的,給我食物的,替我拉筋的,好幾個在我中途痛苦地拉筋後停下來完全不想動的時候,大聲叫我加油的老伯伯(好多公公婆婆圍觀打氣),當然也要謝謝老天爺給的好天氣。

Latest post

29 April 2016
29 April 2016
15 April 2016
26 March 2016
26 March 2016
14 March 2016
20 January 2016
20 January 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