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文字紀錄生活。因為最初,所以最美。

初馬

那一天,嵐傳我名古屋馬拉松報名的網頁,說:你不是說這是你的夢想嗎?去吧!其實當時我心裡在疑惑,我是真的想跑全程馬拉松嗎?我非常不確定,可是因為這種比賽名額很快會滿,沒機會猶豫,於是,我就這樣迷迷糊糊就上馬了。

 

然後,從2015年的8月31日開始,我開始了每星期4-5天的計劃訓練。

然後,不知由甚麼時候開始,我悄悄把目標訂為四小時內完成。

日復日,努力跟訓練表去跑。

也許是本身性格使然,我對速度很執著,不知不覺就形成了壓力,在這幾個月裡,在運動場的10公里練習跑到48分左右,半馬的比賽進步到1小時50分,於是對初馬的成績,期望漸高。隨著比賽日子愈來愈接近,壓力也漸漸大得有點難以承受。跑友開解我說:「最好的完走不是sub4,而是你能笑著去完成。」我把這句話牢記在心,是的,要是一心只求成績而沒有好好享受過程,甚至令自己討厭跑步,不是本末倒置嗎?話雖如此,我這種自找的壓力一直沒減半分。

比賽前兩天,我隻身飛到名古屋,託長跑長友的福,我認識了另外幾個同樣參加了名馬的女生,大家相約去拿選手包,吃飯,時間倒也過得快。到達Expo,看到翌日將要通過的終點拱門,我一度緊張得雙眼通紅想哭。跟大伙兒逛逛,買了兩件特別版的跑衣後,腰跟腿都已經酸痛不已,於是就回酒店休息了。

比賽的前一晚,我像個精神分裂的病人,這一刻想著大家的勸勉要放鬆,下一秒就緊張兮兮。我想我的緊張來自未知,對42.195公里的未知。理論上,長課到36公里已足夠,剩下的靠意志,可惜我的意志特別弱,從小就是一遇困難就立刻放棄的人,只好期望比賽的氣氛能幫我一把

比賽當天,我在比賽一個半小時前到達,天氣非常好,攝氏五度,有點冷,但陽光普照有幾片白雲,對於跑步比賽來說,這種天氣和氣溫簡直是完美!排隊進入比賽區,放下行李後,就排隊上廁所了,比賽前十分鐘還在長長的廁所隊中,可是心情出奇地平靜。

來到起跑區,身邊盡是意氣風發的女生,有cosplay裝扮的,也有認真穿跑衣應戰的,只有女生的比賽感覺很特別,情緒也特別高漲,我們一邊為自己歡呼打氣一邊慢跑到起點。

起初的兩公里,我都被跑手堵住了,儘管我好像玩孖寶賽車般左閃右避超前,速度還是只得6:24,比原訂的5:30差很遠,第3公里開始,我開始穩定在5:30左右,正當我開始覺得信心滿滿,從8公里開始左腳的脛前筋感到不適,吃了一顆在Expo拿的鹽糖,還是在16公里開始抽痛,左脛前筋,右腳掌,左右腿的四頭肌,逐一起熱鬧地一起抽,於是我餘下的路程基本上就在尋找急救站中渡過,共六次,去噴那些實際上無用的冷凍劑,另外途中也有很多熱心市民替我噴止痛冷凍劑。

來到20公里,時間是1小時52分,我在想,要是可以保持速度,是可以sub4的,後來隨著腳愈來愈痛,我漸漸的慢下來,速度慢慢掉到6:00,當時我不想追成績了,反正已經快不了,我開始邊跑邊享受比賽的氣氛,路邊打氣的市民和樂隊,市民自發派的食物(有橘子,和果子,餅乾等等)。到了30公里,時間是2小時52分,那一刻,我真的很不甘心,因為機會還是有的,可是我必須得保持6:00前進,而腳仍然不停抽筋,我幾乎每一公里都得停下來拉筋才能繼續跑,於是我每放下了sub4的期望,如此一來,心情反而輕鬆了,邊痛邊笑著,在40公里左右,很感激有個救護員替我拉了筋,然後就懷著興奮的心情去跑最後一段路,也漸漸忘了痛楚。在進入巨蛋前的一段路,旁邊有很多市民伸手跟跑手擊掌加油,我邊逐一拍邊大叫Dōmo arigatō(謝謝),一直奔向通過巨蛋的隧道,衝過終點時,我還只是熱淚盈眶,但當我轉身對終點線深深鞠躬時*,就忍不住淚崩了。

沒有好成績,但還是很滿足,失望和遺憾是有的,畢竟我付出過時間和汗水練習,可是全程除了停下拉筋,我一直保持著慢跑的姿態,沒有放鬆,我為此為自己感到驕傲。

就這樣,初馬,完走。

 

非常喜歡這張照片,記下了衝線時的我從微笑變成感動落淚,很感謝攝影師為我記下這一刻。

 

*之前曾聽說日本馬拉松選手對終點鞠躬,是以感恩的心感謝所有工作人員,沿途打氣的市民和老天爺,我之前沒打算(覺得自己不是日本人,不好意思),可是衝過終點後,自而然地就轉身這樣做了,真的真的很感激沿途的市民和工作人員,大聲吶喊的,替我噴凍劑的,給我食物的,替我拉筋的,好幾個在我中途痛苦地拉筋後停下來完全不想動的時候,大聲叫我加油的老伯伯(好多公公婆婆圍觀打氣),當然也要謝謝老天爺給的好天氣。

Tags:

失控

洋洋從大概兩歲開始就有個怪癖,他每次見我把頭髮紮起就會大叫「媽媽唔好紮頭」。有時候語氣很溫和(而堅定),有時候會很兇,要是他睏的話,更會哭鬧不止,彷彿我把頭髮束起對他來說是酷刑一樣。小時候他不會表達,現在他會說「因為我想媽媽長頭髮」。我有試過跟他講道理,也試過不理他,罰站諸如此類,通通沒用。

上星期的某天,他吃午飯的時候鬧脾氣,一直尖叫,哭著哭著看了我一眼,突然又大叫「媽媽唔好紮頭」,原本已被尖叫聲弄得神經繃緊的我,差點崩潰。之前想把頭髮剪掉的念頭,又再次湧現,之前每一次都忍住了,可是這一次我二話不說就衝進廚房拿剪刀,狠狠把一撮頭髮剪掉了(可是剪得不夠徹底,變成邊長邊短)

(OK,我承認我並不是「差點崩潰」,而是「完全崩潰」了。)

而重點是,我去洗澡冷靜後回到客廳,朗朗已經成功讓洋洋冷靜下來了,而且洋洋根本沒發現我剪掉頭髮!

很討厭如此失控的自己,真的很累。理智上明明知道父母情緒對孩子影響深遠的同時,卻常常忍不住崩潰,猶如一個精神分裂的瘋婦。有孩子以前,我是個情緒智商頗高的人,不會為了其他人和事情緒失控,失戀哭幾天就好,也沒恨過什麼人(很可能只是沒遇過什麼考驗),從不曾跟「火爆」二字扯上關係,哪像現在的我。隨著小孩固執的個性愈來愈明顯,再加上洋洋出生,經常一拖二外出,感覺就像一把拉得緊緊的弓箭,稍一觸碰便會瞬間爆發。

其實近半年我已經有進步了,可是要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緒,仍是我最急切要學會的事。

 

阿比

話說朗朗從小就怕狗,在街上看到狗狗就會躲得遠遠的,更別說要養了。可是有一天,我們一家四口在廣場閒逛,剛好經過PAWS的領養站,朗朗看到可愛的小狗,竟然嚷著要抱,心想反正可以寄養兩星期,就先帶回家看看他的反應吧。負責人很細心,告訴我家有小孩不適合養幾個月大的小狗,然後牽來一頭黑色的中型狗,我一看她深遂的眼睛,就很喜歡了,而朗朗也非常罕有地主動去摸她,就這樣,我們就決定把她帶回家了,我記得那是一個頗溫暖的,二月的星期六。

起初阿比非常怕人,甚至不太願意跟我們回家,首一星期就有兩次逃跑記錄,兩次都是走到領養站的位置,似乎是想在那裡等之前寄養的主人。可是過了兩星期,她就開始習慣了,甚至睡得大聲打呼。相處下去,就發現阿比是一頭很樂天也很活潑的小狗,她很喜歡跟其他狗玩,可是除了玩得太開心會吠幾聲,大部分時間都很安靜,安靜得像貓。而朗朗洋洋也很喜歡她,尤其是洋洋,常常都會去抱她,整個畫面好治癒,朗朗的改變也叫我感到驚訝,他甚至會用Lego砌梳子給阿比梳毛,偶然也會摸摸她,我覺得有小動物陪伴一起成長,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。而我也慢慢習慣了一拖三去散步的日子,小孩踩著板車,阿比不用牽繩子就會跟著走,朋友們說我厲害,其實是因為阿比真的很乖,她從不會向其他狗狂吠,也很少會離我太遠。

阿比是個很好的陪跑員,跟一般唐狗一樣,她很喜歡跑,甚至跟我一起跑過近十公里!有時候早上有空我就會跟她散步上水塘,也上過幾次老虎頭。最愛看她在山上跑,跟其他狗追逐的模樣,每次看著她奔跑,都有種說不出的歡愉。 

 

 

她最近愈來愈黏我,我每次回家,她都會撲向我,把頭埋在我的腿,挨著我撒嬌,眼神好溫柔。算命先生曾說我命中有個女兒,我想他指的一定是阿比了。

 

 

領養勿棄養

PAWS

HKDR

Tags: ,

關於跑步

成為跑步者不知不覺已有兩年多。

從一個跑一公里也會氣喘的女生,到現在可以跑上三十公里;
從討厭流汗到現在愛上大汗淋漓的快感;
從七分步速到現在的五分半;
從比賽起跑會躱在人群後,到現在會爭取有利的上線位;
從只願在跑步機上跑,到現在喜歡四處發掘新路線。
但跑步給我改變不止如此。
跑步並沒有神奇到把我搖身一變成為自信滿滿的人,但看著自己這兩年來的進步,真的很有滿足感。也因為做體能訓練,身型比以前結實,加上常常在白天跑,曬得一身古銅色,這種種外型上的改變,讓我多了一點自信,很喜歡現在的自己。
也因為跑步,開始注意健康,愛上自己做料理,慢慢脫離「地獄廚神」稱號,也享受到烹飪帶來的樂趣。
當初喜歡跑步,是因為喜歡那種「對自己誠實」的感覺,跑了多少,跑多快,休息是否足夠,身體都知道,然後如實反映出來。現在我喜歡的,是看著自己一點點進步,一步步向全馬邁進。
在未來的日子,要從跑步學的,還有很多,學會控制自己是其中一項。我想跑步多少能反映一個人的性格,急躁的人如我,總是想要追求速度,明明知道長距離訓練的步速不能太快,卻偏執的不願放慢跑,幼稚的被一個數字操控,覺得六分步速「很慢很難看」,結果卻令訓練的質素下降,腳傷也未能完全康復。要謹記,Control is power。
DB charity 10k是我第一個參加的比賽,於我特別有意義,紀錄一下這三年的成績。
Tags:

學習接受

小時候的美術功課,我總是比別人多浪費幾張紙,因為要是畫得不合意,我便會嚷著要重新再畫一張。後來發現,那是我的性格使然,all or nothing。如果覺得事情做得不好,我會乾脆放棄,而非補救。

要是一件東西,出現了小暇疵,即使可以修補,我多數會選擇丟掉。

要是一段感情出了問題,關係崩壞,被扭曲,我也就會萌生放棄離開的念頭,屢試不爽。

又例如玩電腦遊戲,要是開始的幾步走得不好,即使仍然有勝出的機會,我還是會全盤放棄,把遊戲結束。

旁人會覺得我奢侈浪費,又或者不夠堅持,我能理解,但我心底裡很清楚,我只是無法接受那種「不完美」的感覺。

大概因為如此,母親這個角色才會讓我如此抓狂。世上沒有完美的孩子,這個我當然知道。可是面對一個好像不停「出問題」的小人兒,你不但不能放棄,還得想盡辦法去「修正」,你可以想像這對我來說,是多大的挑戰。那感覺壓根兒就像泥漿摔角,被對手一下又一下摔到泥濘中,卻必須拼命爬起來再努力。想到這裡,我不禁失笑,我兒實在是上天給我的課,日復日的相處,讓我慢慢知道,接受和堅持的必要。

唯有學會接受他本來的樣子,才不會因為忙於「修正」他的「問題」,而忘記在當下好好相處,和忽視了當中的美好;同時也要堅持跟他一起克服困難,他的人生是屬於他的,但至少要讓他知道,他需要的時候,有我在。

再細想一下,這些年來我總學不會愛自己,也是同一原因,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,忘了其實沒有誰會完美。

學習接受,是新一年要學習的課題。

Tags:

Latest post

29 April 2016
29 April 2016
15 April 2016
26 March 2016
26 March 2016
14 March 2016
20 January 2016
20 January 2016